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甘泉工程公益基金(全称: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甘泉工程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正式成立的国家级公益基金,为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组织。致力于发展公益事业,在中国贫困农村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全面推行实施“甘泉工程”项目计划,用于改善贫困地区的各种基础生活设施条件,其中特别是饮用水条件的全面改进和完善,保障当地人民身体健康是一个专注于公益领域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培训贷”阴影下的度小满:深陷爆雷纠葛 投诉记录多达430条

作者: 甘泉公益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18:31:29

01度小满的前世今生

自百度金融事业部成立以来,教育信贷就一直是其最重要的拳头产品。在公司早期对外宣传中,甚至将教育信贷与百度金融的创立初心联系在了一起。 2017年,在一次采访中时任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总经理的朱光曾动容地对媒体表示:“百度金融成立之初,来自一个很朴素的想法:在百度上有很多学生,他在搜索知识,搜索培训机构,每个学生都希望通过得到更多的教育提升自己。还有很多网民是那些没考上大学,搜索很多的职业教育,希望通过一技之长,将来能够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命运……我们想做一个金融业务,能够帮助这些学生,让他们有资金把学习过程完成,从而有不一样的未来。”

“培训贷”阴影下的度小满:深陷爆雷纠葛 投诉记录多达430条

事实上,我们也可以明显看到教育信贷对百度金融起到的支撑作用。

2016年Q2,刚刚遭遇了“魏则西事件”的百度在最艰难的时刻里,我们也能通过财报中看到,金融业务的表现颇为抢眼。百度钱包活跃用户数在6月底已经达到8000万,同比增长131%。数据显示百度有钱花通过教育信贷产品与超过600家教育培训机构达成合作,业务覆盖全国95%以上省区。而到2016年底,百度有钱花合作的教育机构数则达到了惊人的3000家,环比增长约80%,服务学生数量环比增长约45%。百度2016年Q4财报中还提到,百度有钱花在教育信贷领域的市场份额已达到75%。事物总有两面性,随着百度金融在该领域的高歌猛进,教育贷款的弊端也很快显现出来。 2016年,一家名为深圳市天瑞地安科技集团的公司通过“招聘转”的方式,吸引了许多借款人向“百度有钱花”申请教育分期贷款,引发了大量用户投诉,随后该公司因为非法办学被当地劳动监察部门立案调查; 2016年12月底,开办了近10年的环球美联英语机构“人去楼空”,老板跑路失联,上千个学生上万元学费也难以追回。据了解,这些学生大多通过“百度有钱花”分期贷款缴纳学费...... 潜在的风险很快就引起了外界的关注。2017年初,百度被国际评级公司穆迪列入了评级下调复评名单。原因正是由于与核心业务相比,财务和执行风险更高的金融业务增长迅速,百度的发行人评级因此承压。 穆迪的报告显示,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相关业务发展时间较短,未来12-18个月此类业务的执行风险仍然较高。并且,金融服务事业群相关业务的快速增长将推升百度的杠杆水平。 迫于以上压力,为了剥离潜藏的业务和舆论风险,百度金融于2018年4月正式拆分出百度体系内,更名为「度小满」,开始独立运营。FSG总经理朱光继续出任度小满金融CEO。 换言之,度小满今日之劫,或许早已在百度的预料之中。

02谁为跑路机构负责?

在教育信贷的问题上,学员与教育机构,以及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下图来简单概括。

“培训贷”阴影下的度小满:深陷爆雷纠葛 投诉记录多达430条

当图片中1~3每一个环节都可以走通时,我们才可以说这个商业场景是合理可行的。 但当教育机构出现“跑路爆雷”等情况时,知识服务的进程就会中断。 另一方面,由于教育服务一般都具有周期长、用户主观体验强等特点,所以很可能会出现学员中途希望退费的情况,从而再一次打断整个闭环。 我们当然知道知识服务这一环节的中断,无论是教育机构跑路还是学员中途反悔,第一责任方都很难归咎到金融机构头上。我们也同意,在教育机构跑路的案例中,第一责任方也理应由经营不善的教育机构自身来承担。 但是,具体到教育信贷的商业场景中,我们必须要考虑三方的实际地位,以及各方的实际话语权和影响力。 学员作为话语权最小的一方,他只能被动接受选择教育机构所提供的缴费标准,如果教育机构拒绝提供中途罢课的路径,或者在接触初期有意模糊“分期贷款”和“分学时付费”之间的区别,学员也很难左右局面。 我们不能苛求学员消费者们必须全盘接受教育机构提供的任何服务且不能反悔;但同时,我们也有理由去对相关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但在许多本应该强势的地方,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度小满,并没有发挥出其应有的影响力。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这一点在这些涉事的金融机构和培训机构中几乎都没有得到履行。 教育机构作为收款方自然是希望期限越长越好,“毕竟,愿意给学员提供分期贷款的教育机构多是生意不好做的,”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张帆告诉市界,“他们不在乎钱从哪儿来,重要的是学生按时交了钱。”因此,在这一意见的执行过程中,究竟是谁在市场份额的诱惑面前低下了头,答案显而易见。 事实上,倘若度小满在过往的一段时间里可以坚持执行有关部门的指导意见,那么此时的巨大舆论危机,反而可以成为其宣传的绝佳时机。而现实是,在营收压力面前,度小满再一次暴露出了自己的短视。 相比于其他巨头,无论是电商与支付环节的直接相关,还是社交中从红包切入进而撬动支付功能,百度的核心优势“搜索”确实与金融支付相距甚远。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相较于电商和社交的用户画像泛化,由需求驱动的搜索场景天然具有着更加聚焦的优势,从而使得百度金融在面对B端企业时,有着较高的话语权,进而在切入以教育为代表的消费贷款服务时具有一定先发优势。 截止目前,百度搜索依然是各类培训机构最大的线上获客渠道,而在此基础之上,百度拓展教育分期业务有着天然优势。从获客到金融服务乃至智能客服,百度均可以提供一揽子服务计划,但唯独不能很好地审查跟自己合作的教育机构? 在百度有钱花的官方客服平台中我们了解到,有钱花的合作机构是已经在市场从事培训业务达一年半以上的机构,且具有工商机关的认可。

“培训贷”阴影下的度小满:深陷爆雷纠葛 投诉记录多达430条

本文地址:/gonyi/11532.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