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甘泉工程公益基金(全称: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甘泉工程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正式成立的国家级公益基金,为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组织。致力于发展公益事业,在中国贫困农村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全面推行实施“甘泉工程”项目计划,用于改善贫困地区的各种基础生活设施条件,其中特别是饮用水条件的全面改进和完善,保障当地人民身体健康是一个专注于公益领域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从豪门穷女婿逆袭成更强豪门,他说自己一到中国就自卑

作者: 甘泉公益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0日 09:40:28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图片:网络、图虫创意

  “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他们在院里,我在院外,隔着围栏握手,很近却又隔着距离。”即便自己已是更强的豪门了,翁俊民依然常常觉得自己与岳父家族之间隔着一堵墙。

  虽然,这墙越来越薄了。

  翁俊民的人生是从卑微和争气开始的。

  他的父亲12岁从福建莆田到印尼雅加达做苦力,拼搏一生也只是开了个不到10平米的小铺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在艰难中把儿子送进了新加坡南洋大学。

  大学时的翁俊民就被认为“非池中之物”,但在40岁以前他始终没有冲出人生的“池塘”。

  虽然机缘巧合地娶了“印尼钱王”李文正的女儿,成为印尼最有势力家族之一的一员,但在相当长时间内,这个豪门家族给他的感觉,都是他不配,以及不断刺激他要强大自己。

  ▲李文正

  还在谈恋爱时,李文正就曾因他穿着拖鞋登堂入室告诉女儿:

  “请你买双鞋子给他。”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羞辱。

  婚后第一周,翁俊民就接到李文正的通牒:“你不可以参与我家族的生意。”

  被伤自尊的翁俊民脱口放出豪言:

  “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我要超越你!”

  当时,李文正的泛印银行已是印尼最大民营银行之一,在印尼政商界拥有呼风唤雨的本领。因此,翁俊民的“豪言”在李家人看来,就是要软饭硬吃,空有不切实际的志气。

  这之后,翁俊民当倒爷、开工厂,但却始终都不得志,好不容易靠汽车经销有些成绩,又因厂商改变代理政策,他的摊子铺得太快,欠下巨债。

  当时,他已36岁。

  最终,还是被岳父拉了他一把。不过这个过程,侮辱性极强。

  他厚着脸皮去找李文正帮忙,但李文正却转移话题,不置可否。

  直到几天后,翁俊民才接到李文正的电话,请他一起晨跑。

  “我们就一起绕着伊斯图拉(Istora)体育馆慢跑。他也不说话,只是跑,让我心里很纳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我每天都心急如焚啊,他越这样,我越是感觉,这是在扇我的耳光。”翁俊民后来回忆说。

  大约过了一个月,李文正开口说话了:“我会借钱给你,让你走出困境。”

  收到汇款不久,翁俊民接到李文正的电话:“不要用这个钱去做其他事情,只能用来还债和发展生意。”

  此后,李文正再也没有要他一起晨跑。

  “这就是李文正先生,让人无从猜测。一个谜一样的非凡人物。”翁俊民说。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当时的铁哥们、现在已经是英皇集团主席的杨受成带翁俊民见了一位陈姓的算命先生。

  这位陈先生既在杨受成风光无限时精准地预料到他会摊上大事儿,又在杨受成负债3.2亿的谷底时,给出过几年内他就会翻身的神预测。

  陈先生见完翁俊民后大喜,告诉杨受成,你这朋友,将来必成大器。

  翁俊民不太相信算命这回事,但听杨受成讲得神乎其神,他还是备受鼓舞,转身回到印尼鼓足精神,重新开始。

  现如今,翁俊民的国信集团,业务涉足金融、医疗、零售、地产和媒体多个领域,是印尼最近20年来成长最快的财团企业。

  在雅加达最繁华金贵的CBD,他一人拥有多栋标志性大楼。

  只要人在雅加达,他每天都要在其中一栋大楼工作,而且常年保持10小时以上。

  当年,我专程到雅加达拜访他时,曾从他的办公室大楼一起步行到1公里开外的另一个街区,并在隔街放眼国信总部大楼时,被人的可能性和命运逆转深深震撼——

  那个街区,正是翁俊民的父亲当年开出不到10平米小铺子的地方。

  当翁俊民已在金字塔顶端操持着百亿级财富时,很多和他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至今都还在那样的小铺里挥汗如雨,为今天多收或少收了几百块钱而算计。

  2016年,翁俊民实现了当初的誓言:超越李文正。在《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当年印尼50大富豪榜上,他以31亿美元的身家位列第八,李文正则以19亿美元位列第十。

本文地址:/gonyi/271981.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