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甘泉工程公益基金(全称: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甘泉工程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正式成立的国家级公益基金,为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组织。致力于发展公益事业,在中国贫困农村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全面推行实施“甘泉工程”项目计划,用于改善贫困地区的各种基础生活设施条件,其中特别是饮用水条件的全面改进和完善,保障当地人民身体健康是一个专注于公益领域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因病支出型贫困家庭纳入医疗救助 《上海市社会救助条例》5月起实施

作者: 甘泉公益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1日 10:57:16

【字体:    】


  本报记者 张 俊

  5月1日起《上海市社会救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4月28日,上海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市民政局局长朱勤皓表示,上海将坚决落实好《条例》,做到“应保尽保”,实现“一个不少,一户不落”,保障好城乡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让他们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目前,上海社会救助政策体系基本建立,“网”基本建好,下一步要解决的是进一步织牢织密救助网,进一步贴近群众方便百姓的问题。

  救助标准不断提高,困难群众总数逐年下降

  上海历来高度重视社会救助工作,1993年就在全国率先建立了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近年来,上海积极贯彻国务院《社会救助暂行办法》,结合上海实际,形成了“9+1”社会救助制度体系,即“以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供养为基础,支出型贫困家庭生活救助、受灾人员救助和临时救助为补充,医疗救助、教育救助、住房救助、就业救助等专项救助相配套,社会力量充分参与”的体系。

  作为托底性社会制度,每年4月上海都会调整低保等社会救助标准,今年已是第二十三次了。2003年以来,在救助标准不断调整提高的前提下,全市的困难群众总数却逐年下降。2017年、2018年年初,该市民政部门基本生活救助对象总数分别为20.45万、19.49万,今年初继续降至19.25万人。

  在实际救助门槛不断下降的同时,上海救助人数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对此,朱勤皓进行了剖析:首先,上海总体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除社会救助外,其他各项社会保障政策都比较健全,一般“养老金”“最低工资”等标准基本上每年都与低保同时调整。其次,上海救助比较“精准”,强化收入核对和动态管理,促进公平、公正、精准。此外,上海就业比较充分。在此基础上,市民政局依然坚持“促进对象自助自立”这个基本原则,积极鼓励被救助家庭就业。为此,《条例》明确了“就业和救助的联动机制”,具体做法主要有两个:一是强化就业服务,对低保家庭中有劳动能力的成员均处于失业状态的,要采取针对性的措施,确保该家庭至少有一人就业;二是通过实行“收入豁免”等政策,鼓励积极就业。《条例》明确,对申请家庭中有实际就业行为、月劳动收入达到本市企业职工月最低工资标准的成员,其符合有关标准规定部分的收入实行“豁免”,不计入家庭收入。同时,《条例》特别强调,力求既保障好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又避免或减少“救助依赖”的现象。

  去年将城乡低保家庭中非上海户籍家庭成员纳入低保

  去年上海社会救助再出台两项新政:一是把“城乡低保家庭中,与本市户籍居民在本市共同生活的非本市户籍家庭成员”纳入了低保政策的范围;二是把因病支出型贫困家庭也纳入了医疗救助的范围。

  对于这两项政策的实施,市民政局副局长李勇介绍,上海一直重视社会救助工作的“提标”“扩面”。原先的低保政策主要覆盖上海户籍人口,有一部分低保家庭中配偶和子女是非上海市户籍,申请低保时收入是计算平均的,但是救助时却不包含在内,生活比较艰苦,这也有失公平。去年起,这部分群众被纳入救助政策范围,当年就新增帮助对象约8000人。“支出型贫困家庭救助”是上海社会救助工作的制度创新,它打破了以往只看家庭收入来判断是否给予救助的机制,而是综合考虑家庭收入与家庭的“硬支出”,对那些收入稍高于救助标准,但因重大病等高额支出,导致家庭实际生活非常困难的情况,给予制度性帮扶。导致家庭发生“支出型贫困”的原因主要有医疗、教育等,其中最多的是“因病致贫”问题,不仅为群众高度关注,也是市委市政府高度关心的问题。

  社会力量关注边缘群体,参与社会精准救助

  “9+1”社会救助体系的制度安排中,“1”代表社会力量的充分参与。“除了政府依法为困难群众提供救助,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和基本医疗、教育、住房等需求外,我们还欢迎和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社会救助工作。”李勇告诉记者,事实上,上海的社会力量在以不同方式参与社会救助,出钱、出力、出智慧,成绩有目共睹,他们中有许多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也有很多热心企业、爱心人士等。

本文地址:/jibing/11715.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随机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