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甘泉工程公益基金(全称: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甘泉工程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正式成立的国家级公益基金,为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组织。致力于发展公益事业,在中国贫困农村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全面推行实施“甘泉工程”项目计划,用于改善贫困地区的各种基础生活设施条件,其中特别是饮用水条件的全面改进和完善,保障当地人民身体健康是一个专注于公益领域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学者谈“科学公益”:中国也需要一场科学慈善运动

作者: 甘泉公益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9日 13:49:23

今天我们为何倡导科学公益?

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公益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

2019年,沃启基金会在三一基金会资助下,启动了“中国公益实践中变革理论与实证方法论运用案例研究”项目,试图对上述问题进行回应。为此,沃启基金会公众号推出“科学公益”系列,邀请发展工作者周鹏博士撰文,对科学公益的相关问题进行介绍与解读。

今天我们推出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周鹏将从国际和国内公益的背景和现况出发,对科学公益的发展脉络与概念框架进行条分缕析,为我们开启科学公益之旅。欢迎读者反馈与讨论。

中国也需要一场科学慈善运动

对于慈善的传统认识是,一种向有需要的社会成员直接提供援助的捐赠行为(Bremner,1994)。这种理念在基督教文化浸润的中世纪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十九世纪末被西方兴起的“科学慈善运动”打破。回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这场运动与工业革命带来的社会变革有很大关系,大量工人失业,城镇化发展使农业人口涌入城市,社会结构发生剧烈变化,技术的进步虽然催生出超级富豪,但是赤贫人口也愈来愈多,贫富差距剧增导致社会问题日益剧增。在这种大背景下,直接援助的传统慈善引发了大量的反思和批评,“慈善应该更加专业和科学地应对深层次的社会问题”成为科学慈善运动的核心思想,慈善逐渐趋向组织化,专业化和制度化(金锦萍,2009)。这一时期,具有开拓性理念的基金会、公益组织、研究机构被陆续创建,现代化的管理制度也开始被应用到组织中,各种理论和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被系统性地引入公益实践中,这一系列的变革开启了现代公益慈善的大门。

中国当代公益起始的标志性事件是1981年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成立,官方背景的慈善基金会逐渐兴起。1980年代中期,国际基金会开始进入中国大陆开展工作,他们将全新的公益知识和经验带到中国,1995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催生出大量接受国际经验熏陶的本土公益组织,2008的汶川地震后又是中国公益的一个里程碑,公众参与的热情高涨,本土组织大量创建和发展,而后随着互联网的极速发展,基于技术和创新理念的公益组织回应社会问题的方式也更具多样性。

如果我们稍作对比,就会发现,中国当代公益发展的改革开放社会背景带来的社会变革与西方的工业化时代有些相似,经济迅速发展,大量农业人口涌入城市,贫富差距逐渐增大,社会问题也日益增多。在这种背景下,越来越的人已经意识到,直接捐赠的传统慈善方式远远不能满足解决社会问题的需求,就在业界开始反思并寻找答案之时,郭美美事件直接将公益行业的信誉度拉到谷底,随后严格的法律监管和公众监督成为了悬在公益组织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大多数组织将财务公开和透明这种常规性工作置于最高优先级而压制甚至忽略了公益有效性这一最重要的组织目标,这并不是否认财务透明的重要性,法律的制定和公众的监督本身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是如果公益项目的结果是低效甚至无效的,而这种现象还无法得到行业本身的重视时,那么公益将进一步失去公众的信任,失去利益相关方的合作与支持,其作为第三部门存在的价值就会引起更深层的质疑。

目前,公益行业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国际发展背景下,包括参与式在内的、由西方引入的公益价值和方法论、工具呈式微之势,本土公益的发展也日渐碎片化,各种资源的大量涌入,并未带来系统的公益价值和话语的有效建构。公益部门与其他部门的沟通、对话也十分匮乏。公益价值重构与实践经验、范式的整理和归纳,以及相关的知识生产与知识传播与分享,成为行业建设的重要课题。其中,公益的有效性成为公益行业亟待回答的问题。

公益行业究竟取得了什么实质性成果?为什么会取得这些成果?这些成果对解决某个社会问题到底产生了什么作用?越来越多的呼声出现,希望更多地了解和回答这些问题。

一百多年前的科学慈善运动带给我们非常大的启发:目前的中国公益,只有以科学的理念,方法和工具分析,厘清公益行动与公益目标之间的因果链关系,反思和实际解决社会问题,才能真正提升公益效能,才能凸显出公益在社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作用。

因此,中国也需要一场科学慈善运动。

科学公益需要以理性为基础

哈佛大学教授史蒂芬平克在其最新的著作《当下的启蒙》中,以近乎愤怒的笔触强调了理性的重要性,他对社会中充斥没有科学依据支撑的观点和结论深恶痛绝,认为这是人类社会的无知和荒谬。“理性是不容商榷的”,“只有用理性的标准才能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而所谓科学,就是“对理性的加工提炼,并以此去解释世界”,“而不是依赖空穴之风,虚幻之源,诸如信仰,教条,权威,感觉等”。

本文地址:/xinwen/11359.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