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社会工作协会-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中国甘泉公益专项基金-中国社会工作协会-中国甘泉公益基金

甘泉工程公益基金(全称: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甘泉工程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正式成立的国家级公益基金,为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组织。致力于发展公益事业,在中国贫困农村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全面推行实施“甘泉工程”项目计划,用于改善贫困地区的各种基础生活设施条件,其中特别是饮用水条件的全面改进和完善,保障当地人民身体健康是一个专注于公益领域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图文:85名残疾人获公益律师爱心援助

作者: 习大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0日 14:52:26

图文:85名残疾人获公益律师爱心援助


    图为一名残疾人咨询完后,满意地离开现场

  楚天都市报记者余皓通讯员赵方明贺玲屠育红顾丹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

    5月19日是全国助残日。昨日,为迎接全国助残日,由本报联合湖北省司法厅主办,由武汉市司法局、东西湖区司法局、东西湖区残疾人联合会承办的“法援惠民生,关爱残疾人”法律援助专场,在位于东西湖区武汉同人康中医医院北广场举行。
    来自本报楚天公益律师团的10名公益律师现场摆摊,为残疾人提供法律咨询并现场受理法律援助。这是本报楚天公益律师团2013年组建以来,首次举行的残疾人法律援助专场。活动吸引了300余人参加,其中85名残疾人获公益律师爱心援助。
    据记者现场统计,残疾人关注社保、工伤、劳动争议、房产纠纷、合同纠纷等法律问题。

  现场直击

  爹爹理财被坑百余万 
  公益律师支招追损失
    昨日一大早,86岁的宋爹爹从汉口辗转赶到东西湖现场。见到东西湖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何艳芳律师后,老人从一个皱巴巴的布袋子中掏出若干份合同,心酸地说:“何律师,这钱我还能追得回来吗?”
    记者见到,这些合同的单位分别来自武汉、山东等地。宋爹爹的左腿六级残疾,据老人介绍,这些“理财”合同是他和老伴,在2015年、2016年与七八家民营公司所签,少则5万元至10万元,多则50万元,共有100余万元。“都是经朋友介绍,到这些公司去听课。这些公司打着理财的幌子劝我们加盟或投资,看到回报较高就签了,不仅没收到利息或投资回报,连本金都收不回来。”
    “这些都是我们的养命钱呀。等不到追回这些投资款,老伴于今年4月去世了。我们的女儿也是残疾人,这可怎么办呢?”宋爹爹哽咽地说。
    本报楚天公益律师团成员何艳芳律师一边劝慰宋爹爹,一边支招。何律师指出,若合同是以加盟方式签订的,则可先找工商部门协调处理;若合同是以投资方式签订的,则应提起诉讼要求返还本金和利息;如果有证据表明,对方公司涉嫌诈骗,则应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对方刑事责任,并请求追回损失。
    “这些公司分布在汉口、武昌,有好几家现在还在经营,您维权有望。”何艳芳律师的一席话令宋爹爹宽慰不已。老人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聋哑保洁员工作期间突发病
  个人支付的医疗费谁买单
    59岁的王某是名聋哑人。公益律师钱劲松和王某进行了纸上交流:“您签了劳动合同没有?”“单位给您交了社保没?”
    钱律师从纸上交流得知,王某在一家公司当保洁员,不久前在工作中,他突发阑尾炎,扣除医保那部分,他个人自费承担了4000元。王某想知道,他在工作期间发病是否属于工伤?个人自费的那部分医疗费,单位是否有义务承担?
    钱律师一一作了耐心解答。“职工在工作期间突然发病,经抢救无效在48小时内死亡的,才视同为工伤。由于单位给您办了社保,您又不属于工伤情形,因此您个人支付的那部分医疗费,得由您个人承担。”
    得到权威的答复后,王某满意地点头离去。
    当天上午,本报公益律师团队为85名残疾人现场办理了法律援助手续。

  真实案例
  本报公益律师助截瘫男子获12万元差额赔偿

    万某现年42岁。他于1998年4月进入东西湖一家纺织服装有限公司从事业务员工作,1999年2月出差时发生交通事故致颈椎受伤,导致截瘫,1999年9月经武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二级伤残。
    万某受伤后,公司为他发放护理费、伤残津贴等,截至2011年12月,累计发放金额11.7万余元。2012年,万某作为武汉市“老工伤”人员被纳入工伤保险统筹,其伤情经重新鉴定为一级伤残,完全护理依赖,之后由工伤保险部门为其报销医疗费,并按月向其发放伤残津贴及护理费。2017年5月31日经湖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再次鉴定为一级伤残。公司自2006年7月开始为万某缴纳工伤保险至今,且双方劳动关系存续。
    受伤后,万某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虽然公司支付了一部分伤残津贴和护理费,但完全不能负担万某日常生活和护理费用。万某及家属认为公司未足额支付工伤赔偿费用,但不知法律如何规定。
    带着疑问,万某及其家属咨询东西湖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值班律师。中心初步审查之后决定给予法律援助,并指派援助律师王枫代理此案。
    接到指派后,王枫律师了解到万某受伤前月均工资为341.7元,公司在计算伤残津贴和护理费时一直以此工资标准计算,王律师认为这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万某可以提出让公司补缴差额。
    此后,王枫律师作为万某的法律援助律师,向东西湖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提起仲裁。经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公司向万某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及护理费差额等共计12.4万元。至此万某多年未决的难题得以圆满解决。
    昨日,听闻东西湖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有现场咨询活动,万某专门打电话给王枫律师表示感谢:“若不是你们的竭力帮助,我不会那么顺利地拿到赔偿金……”

  绿色通道
  武汉去年为残疾人提供法律咨询4180人次
  开辟“绿色通道”办理残疾人维权案651件

    昨日,据武汉市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管理处负责人介绍,2018年以来,武汉市大力推进“法援惠民生,关爱残疾人”品牌建设工作,市、区法律援助中心全年为残疾人提供法律咨询4180人次,办理残疾人维权案件651件。对特殊困难的残疾人申请法律援助不需要提供经济困难证明,只需提供相应证件和相关证明。通过“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为残疾人提供服务,借助“互联网+”提供无障碍浏览服务,为残疾人提供便捷的法律援助网上咨询预约服务。通过主动送法上门,以案释法等残疾人维权专项服务活动,加大对残疾人法律援助的力度,努力使残疾人获得更加便捷优质的法律服务。

本文地址:/zixun/147.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